【明報副刊】星期日現場——一個願畀-一個願拎-膠袋背後的街巿密語

香港中文大學文化研究中心胡嘉明教授和香港亞太研究所社會創新研究中心陳敬慈教授聯合發起一項小型研究計劃,邀請中大同學參與,到鄰近的濕街巿研究社區使用膠袋的情況。研究計劃於今年六月展開,招募了近二十名中大同學參與,到沙田街巿點算不同類型檔販的膠袋用量,也訪問了檔販和街坊。實地考察在六月的一個週三和週六,街巿人流暢旺。同學手持點數機,分組守在街市通道兩端,觀察菜檔、魚檔、雞檔和油鹽雜貨的情況。檔主每向一名顧客派發膠袋,學生調查員便逐個逐個膠袋記錄。調查發現,以沙田街巿計,單日的膠袋使用量推算約75,000個。

作者: 香港街巿研究計劃

假設食環署轄下的七十六個濕街巿規模相約,全港濕街巿的單日膠袋使用量可達1,150,000個。 這數量僅代表著食環署街市的膠袋估算用量,還未把房委會街市、超級市場和蔬果街舖包括在內。

每日過百萬的膠袋背後,是怎樣的使用習慣?習慣背後,又是甚麼?取膠袋的一方,有多少關乎食物衞生、方便、或是其他原因?派膠袋的舖頭又有什麼考量,純粹是順手嗎?同學們訪問了檔販和買菜的街坊,從檔販和街坊口中得到看似理所當然,但值得細思的答案。 

雞、魚檔

濕貨之中,雞檔和魚檔因為經常涉及生劏鮮貨,而雞咀和魚鰭尖銳,多會用上兩層膠袋。雞檔的阿姨就提到:「通常嗰啲搭車、揸車嘅,我哋知道,就俾多一個膠袋,唔會漏水。有啲好多搭車㗎嘛,雞漏出嚟好多血水㗎!」雖則有許多人一次要用兩個膠袋,但阿姨提及有少數客人會自備盒子,盛載斬件的雞,拒絕使用膠袋。

菜檔

沙田街巿的菜檔集中在地下正門靠左的一方,約有五十多檔,用上「競爭激烈」一詞也絕不為過。打工的菜販阿姨手上隨時隨地拿著膠袋,趁客人反悔之前已經裝好菜,展現出十足的效率,也提高了架上蔬菜的銷量。同學嘗試訪問菜檔的檔販,只見檔販們多是打工的阿姨,磅菜、找續、入袋,做個沒停,好不容易才能夠談上一兩句。阿姨們說,時不時有客人自己帶購物袋,她們都會回應客人的要求。但她們也說:「無膠袋做唔到生意。」

只見有些客人帶着自備的購物袋前來,阿姨們熱情招待,用一個個小膠袋將菜分類好,再放進去客人的自備袋。不少菜販主動叫賣拉客,一聲聲「朋友、朋友」地叫住幫僱主買菜的外籍傭工,相熟的顧客甚至會見面來個擁抱。幾聲問候過後,搭話幾句,關心一下她們和她們負責接送的小孩。拉客互動之際,繼續手上的活,一袋一袋的菜相繼賣出。

燒臘檔

斬叉燒,一手拿著油紙,另一隻手用刀壓著切好的叉燒,上下反轉後純熟地用紙包好叉燒,再用白色膠袋裝好,最後遞給客人。人流不如賣菜和賣新鮮食品的燒臘檔,在舖頭的轉角位掛著兩扎膠袋,一袋紅色,一袋白色。還有透明的小膠袋裝著薑葱等醬料。

大部分人都會在燒臘店得到最少兩個膠袋,買完叉燒買雞,又會分開多一個。與店主聊天,問到每天燒臘店的膠袋用量時,他說很難估算,因為燒臘店的生意是季節性的,平日淡季可能有70-80個。但到農曆新年或清明節這些傳統華人社會的節日,每天有可能用到200-300個。

毛巾檔、鞋舖

同在食環署街市,乾貨的攤檔不受「塑膠購物袋收費計劃」豁免。客人如果想要膠袋,需付五毫。問到毛巾舖老闆膠袋用量有多少,檔主表示膠袋徵費推行多年,膠袋用量比以前少,大部分客人都會自備膠袋或是購物袋。若有客人提出要膠袋時,就會給用過的膠袋他們。

調查途中,隔壁鞋舖有人試穿鞋子,在交易前,鞋舖的檔主給了一個重用的背心袋客人,客人不滿,雙方糾纏了幾個來回,最後檔主給了一個新的膠袋客人才能完成整個交易。

生果檔網繩

生果檔的上方,膠繩掛著各類大型瓜果。西瓜、柚子像掛在文具店門口的籃球、足球一樣,經過時都不忘會望它們一眼。

我們發現一堆草編的繩子。店主介紹,這些網繩是隨泰國進口柚子附贈,泰國網繩沒有窿,不能用來掛生果,所以都被收起。我們實測起來,其實這些網繩都可以用來代替膠袋載著水果。

油紙

在燒臘檔斬叉燒,師傅最後會將放叉燒的盤裏的「精華」再淋在叉燒上,最後才包好。店主說當膠袋未普及時,只用油紙包燒臘是很平常的事,但避免醬汁漏出,亦是一種技巧。我們讓店主即場表演只用油紙包叉燒,並特意要求多汁。師傅開頭用兩張油紙包著叉燒,手法精巧,重點是將包著的叉燒緊緊地扭作一團。最後再用第三張紙再包實,乾淨利落。

街坊A

訪問當日街巿滿是買菜的街坊。驟眼看,大部份人都提著膠袋,並不多人自備購物袋。同學截停一位買了不少的阿姨,手裏一袋二袋。翻開看,大膠袋裏有幾個小一點的膠袋,分別裝不同的食品,有冷藏食品,還有芽菜和麵包。同學問阿姨會否考慮自備購物袋?阿姨坦言:「我唔會,濕轆轆,乾貨都還好,但濕貨真係唔得。」阿姨也表示不會自備食物盒,但會重用膠袋,用來做垃圾袋。       

街坊B

我們再截停了另一位離開沙田街市的阿姨。她右手提著藍色手袋,左手拿著一個大環保袋。阿姨主動打開環保袋,裏面有三個膠袋。阿姨說大部分膠袋都是重用的,然後隨手在藍色手袋裏抽出一袋載滿膠袋的膠袋。

阿姨說,買比較「乾淨」的餸,例如苦瓜、節瓜,會讓店員直接放進環保袋。當買到一些餸是有泥的,才會用膠袋裝好。載過菜的膠袋,回家會簡單地清洗,吹乾,下次買餸時重用;載過濕貨如鮮魚的膠袋,會作垃圾袋用,載著當日生產的廚餘。

同學A

在以前,我是無意識的使用大量的膠袋,這一次可能是我可以集中反思我以前生活方式的一次機會吧,這兩天我在這個街市觀察買賣或者顧客和攤主這種交流,我覺得這個膠袋已經變成了交易或者商品的一部分了。因為我在內地生活時間比較長,可能就會不自主地把以前的生活經歷跟這兩天的經歷相對比。我覺得首先一點是,香港人,特別是爺爺奶奶,他們對環保的概念,是一種所謂的被動環保,基本上我感覺百分之八十,都會自備一個環保袋。但是在內地,無論在超市或這種菜市場都不常見的,基本上都是大量地使用塑料袋,香港在這方面算是走快了半個台階。

同學B

我觀察到街市的通道比較擁擠,膠袋還有裝東西很快的特點,不會加劇人群擁堵,如果要用一些其他包裝物(如錫箔紙、報紙)可能包裝時間更長,容易造成擁擠,所以即使顧客還未要求,店主通常已預先取出數個膠袋。

同學C

調查期間,我看見不同消費者有不同購物形式,如:有些消費者會攜帶自己的食物盒來盛載採購的肉類;有些則會要求檔主將肉類分類,並分開膠袋盛載,最後用一個大膠袋盛載所有小膠袋;有些消費者要求不要膠袋,因為自備了環保袋。同學D:
我留意到週三比週六燒味檔和魚檔的膠袋用量要多,可能因為上班日大家沒時間做飯。而星期六也有比較多的顧客用其他容器和盒子盛走魚類,但週三就較難看到這類顧客出現。

原文連結:

https://news.mingpao.com/pns/副刊/article/20211107/s00005/1636221803408/星期日現場-一個願畀-一個願拎-膠袋背後的街巿密語